我不勇敢

現在的我
我承認
已經不再勇敢
雖然
我曾經非常勇敢

今天晚上的門診
雖然
一如往常地有著許多6分鐘的快樂
但中間也穿插著許多具有嚴峻挑戰的案例
有重度子癲前症
有胎兒治療
有著許多有趣的遺傳個案諮詢

但這中間
這對夫妻
卻讓我到現在仍然徹夜難眠

其實
他們只是第二次到我門診
第一次只是帶著不完整的報告來做諮詢
而這次
則是在經過許多醫師看診處理之後
再次來到我的門診要求終止妊娠
26週
一個相當令人頭痛的周數

原來
胎兒有著多方面的問題
雖然
好幾位他們看過的醫師都同意這確實有很大的疑慮會有問題
但都無法給出確定的診斷與答案
在這樣的狀況之下
這對夫妻不願意冒險
希望終止妊娠
這我完全可以理解
但前面幾位醫師都無法替他執行終止妊娠
所以
他來尋求我的協助

只是
我拒絕了
我非常委婉的拒絕了
天人交戰的拒絕了

許多人都知道
過去
我很勇敢
經過詳細的諮詢與意願評估確認之後
我會義無反顧地把這個案接下來
因為
我一直認為
我就是在做我自己認為公義的事情
即便在醫學上他仍然可能有所爭議
即便在倫理法規上他仍屬於灰色地帶
但我會遵循在我這個領域國際通行的倫理法則來執行我醫療上的職責
我義無反顧

但是
我必須承認
這是過去

因為
這兩年
我動搖了

畢竟
現在的我不是只需要為我自己負責
我必須為我醫療體系裡的800多個家庭負責

如果
我幫她執行了這個屬於灰色地帶的終止妊娠
即便我義無反顧
即便我百分之百對得起我自己的良知與醫療職責
如果
在這件醫療執行的過程當中有了些許的閃失
如果媽媽產後大出血
如果麻醉出了風險

到時
可能我們又要被放上爆料公社
標題應該就是
‘’無良醫師為了賺錢
違法幫超過法定周數的孕婦墮胎結果發生醫療疏失‘’

大家聽過防衛性醫療?
是的
我勇敢沈痛的承認
這就是防衛性醫療。

只有我自己
我可以承受風險
勇敢的去承擔我認為該做的事情
但現在
我不是只需要為我自己負責

我天人交戰
但我還是必須拒絕

我不知道
為什麼醫療環境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會薄弱成這樣?
其實
我心很痛

過去
我會很勇敢的幫一些大周數的異常胎兒進行
合法的,許多人不願意做的子宮擴刮手術
因為吃力不討好
所以許多醫師都不願意做

但自從兩年前被一位胎兒具有基因異常的媽咪
幫她做完高風險的手術
結果還被他去衛生局投訴我們多收她兩千元之後
即便事先我們都已完整告知而且有簽同意書
從此以後
我就發誓再也不接同類的手術了

即便我很行
我知道我真的很行。

我不知道
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看著這對夫妻無助離去的背影
即便我已經很誠實坦白的告訴他們我的困境
他們也表示理解
但我內心是痛苦的

我失眠了。

對「我不勇敢」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